因此

2020-11-23 20:35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说,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方案已经出台,尽管方向明确,但推进仍然需要细则。

据了解,由人社部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负责制订的养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涉及退休年龄调整、养老金调整机制等多项重大问题,是一项一揽子工程。

这位专家指出,这主要是因为社会各界对退休年龄调整分歧很大。即便统一了认识,还有很多具体目标需要明确,例如退休年龄是推迟到63岁还是65岁?此外,还有时机选择、节奏掌握、配套措施以及监督实施等问题。此外,尽管在理论上“延迟退休”可以减少养老基金压力,但效应需要20年至30年才能到位,可谓“远水难解近渴”,更何况目前我国就业总量压力很大,立即施行似乎不合时宜。

此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近日透露,2014年职工养老征缴收入增长明显低于支出增长,养老基金收支缺口愈加明显,一些省份当期已经收不抵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测算,以cpi作为基准,养老金在过去20年贬值将近千亿元。

“退休年龄调整的确在顶层设计中,但刚刚破题,只是提出了思路而已,不会是今年的改革重点。”人社部一位专家告诉记者。

“老有所养”关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2015年,我国养老改革会有什么新动向?两会一些代表委员和会外专家认为,推进养老“并轨”后的实施还有不少难点,而“延迟退休”改革需要慎之又慎、预计不会立即启动。

针对社会上有关由于养老金缺口压力大可用“延迟退休”来弥补的观点,郑功成认为,养老金并非“延迟退休”的基本依据,“我一直不赞同将减少养老金支出作为延迟退休年龄的基本依据。因为如果人均预期寿命延长、受教育年限延长、人口结构老化、就业需求扩张,则必然要延迟退休年龄,反之亦然,而减少养老金支出只不过是在追求上述目标的同时产生的一个客观结果而已。因此,我认为在决定我国是否延迟退休时切不可本末倒置。”